LOGO

目前線上有134位使用者

選單列圖片

本會緣起

本會緣起

  • 點閱: 11786
  • 資料來源:醫學院評鑑委員會
  • 發佈日期:2009/2/23
  • 更新日期:2009/3/6
  • 編輯者:system


近年來改革與整頓醫學教育之聲,在國內醫學界一直不斷,最近渴求興革之熱潮更加洶湧,不少國內醫學院甚且已經分別在教學方法上推行重大的變革,甚至有牽涉學制重大變革者。更為風行的是所謂小組教學,衣缽Problem-based learning(PBL)。這些各求進步的興革風氣,使各醫學院之教育內容已有愈加參差不齊之現象,國內醫學教育品質的確有更有效地掌控的需要,使國內醫師即國民健康之褓姆,能為病人提供一定水準之照料。這種掌控,世界主要各國皆賴於健全而制度化的醫學院評鑑。衡諸世界先進國家高等教育的發展歷程,教育評鑑制度在提昇教育品質方面扮演著重要角色,其功能一則可以督促大學建立自我評鑑機制,透過此作業做為自我檢討與改進缺失之依據,賦予革新經常性以確保教育品質;二者可以藉校外同儕之評估機制,做客觀性之檢視並提供校方參考,進而可將評估結果提供學生與社會大眾,可依據評鑑結果,作為選校、選才或捐助教育事業之參考。

美國對大專院校建立評鑑機制,早在一九四二年即已建立。最初建立的是醫學院評鑑。該年,已有百年歷史的美國醫學會(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有鑑於提昇美國醫學教育水準之必要,決定與美國醫學院協會(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共同設立一專責評鑑全國醫學院之委員會稱之為Liaison Committee on Medical Education(簡稱LCME)。LCME的評鑑之對象範圍原是美國所有的醫學院,但後與加拿大的醫學院認證委員會合作,管轄範圍已擴展至北美全部地區。這種作法類似澳洲與紐西蘭兩國的作法(見下段)。根據LCME評鑑手冊,認為醫學教育之主要責任是在慎重甄選性向適於醫業的青年學子,施以基本的醫學教育並訓練醫療工作所需的基本技能,以期成為能終身學習、以服務為志趣,具有悲天憫人胸懷的醫師。LCME特別強調,醫學院的目標是培養畢業時即能提供一般內科性的醫療服務(basic general health care)的醫師。LCME秉持此一基本精神並參照各學校創立主旨,評估各醫學院,使教育品質居高不墜。LCME在美國執行每校以七年為一週期,至今已將屆六十年,對維持美國醫學水準,功不可沒。

澳洲基本上承襲英國的制度。澳洲並沒有國家考試,醫學系畢業生的水準皆賴於嚴格謹慎且據公信力的國家醫學教育評鑑制度。執行評鑑的單位是澳洲醫學委員會(Australian Medical Council,簡稱AMC)由澳洲衛生部規劃而創立於1985年。其組織最主要之功能是評鑑澳洲各醫學院。澳洲AMC以英國General Medical Council(簡稱GMC)的Recommendations on Basic Medical Education為基礎,再配合由AMC訂定的”Assessment and Accreditation of Medical School and Medical Education”,作為評鑑的準則。同年六月評鑑委員會成立,並於1986年1月開始澳洲全國醫學院教育評鑑工作。而AMC有鑒於澳洲國內之開業醫師可能來自於其他教育品質未知之國家,遂於1991年與紐西蘭醫學委員會協商,並於1992年8月起由AMC將紐西蘭國內之醫學院納入評鑑,以維持澳紐兩國的醫學教育水準及品質。AMC評鑑澳紐醫學院較之美國之LCME,特別注重醫學院與教學醫院之間的互動與配合。

美國國會有鑑於美國有不少立志學醫卻未能在美國國內之醫學院覓得一席之地之子弟被迫前往國外,素來對這些子弟皆做正面協助的態度。這些子弟依照慣例享有獲得美國政府所背書的助學貸款。這些子弟在學成回國之後,卻有不少遲遲不能通過執照考試,在美國服務病人,鉅額助學貸款因而形同浪費。數年前美國國會因此敦促美國聯邦政府教育部設立調查各國評鑑醫學教育之機制,以瞭解這些國家的醫學院所施行知交欲品質如何維持。美國教育部於數年前依此指令成立National Committee on Foreign Medical Education and Accreditation(NCFMEA),負責評估有美國子弟前往習醫之世界各國之醫學院評鑑機制,並將其與美國評鑑醫學院之嚴謹度相較決定是否可以比擬。該委員會評估之後,裁定結果分為二類,一稱comparable,意指與美國評鑑機制不相上下,二為non-comparable,意指不如美國之評鑑機制之品質。台灣在1998年除被裁定為後者之外,該委會並指陳我國醫學教育之多項實際缺點。

按醫學院提供醫學教育,而醫學教育之良窳攸關國民健康與國家之富強。在教育改革、司法改革的呼聲逐漸為社會所重視之時,今逢國內加強評鑑大專教育機制之努力方興未艾(參照胡悅倫文章),而又逢外國對我國醫學教育品質有不盡理想之評語,國內應將此危機扭轉為轉機,徹底重新規劃醫學系評鑑之新機制,以求醫學教育之重新出發,此意義絕不在取悅或屈服於外國之批判。醫學教育為一極為特殊之教育,英文稱之為professional education,醫學院之評鑑在美、加、英、澳等國皆為獨立之制度,有異於其他學域,且出現於其他高等教育評鑑之前。為求國內已呈現停滯落伍之醫學教育能脫胎換骨,趕上時代,教育部於民國八十八年春委託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規劃醫學院評鑑之新機制。國家衛生研究院之評鑑規劃委員會經規劃後決定成立獨立之「醫學院評鑑委員會」(Taiwan Medical Accreditation Council,簡稱TMAC),進行定期之評鑑。

2002年3月1日,TMAC黃崑巖主委偕同何曼德委員再度前往美國華盛頓對NCFMEA聽證會進行答辯,報告我國醫學教育近況及醫學院評鑑結果,結果獲得肯定,一改數年來被評為不可相比的評比,獲該委員會一致通過我醫學院評鑑制度與美國comparable(可相評比)。黃崑巖主委更於2003年3月15日至19日應世界醫學教育聯盟(World Federation for Medical Education,簡稱WFME)之邀,前往丹麥哥本哈根,於該組織年會報告台灣TMAC之評鑑經驗,獲得與會各國代表的一致肯定與讚賞,成功地將台灣醫學教育與國際接軌。該會主席Hans Karle亦於2004年應TMAC之邀來台參觀訪問,評估台灣之醫學教育現況,期使台灣醫學教育之目標與水準能與世界各國同步,並促使台灣成為WFME之觀察會員。按WFME為世界衛生組織(WHO)之外圍非官方組織,此乃對台灣之國際地位極具正面影響力。

教育部有鑒於醫學系評鑑順利成功,類似評鑑制度應亦可推廣至非醫學系之所有大專院校,全面健全高等教育評鑑制度。因此醫學院評鑑工作,是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也是檢討與保持高等教育水準機制提升到國際標準的起步。時至今日,教育部有鑒於高等教育評鑑之工作具有專門性及其獨立性,應由獨立於教育部之專責評鑑機構辦理,以建立標準化、系統化之評鑑機制,因此研擬設立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以下簡稱評鑑中心),而其中醫學教育之特殊性更應由專責之單位辦理評鑑。故於2005年11月4日,教育部高教司會同醫學院評鑑委員會及評鑑中心代表三方會議決議下,醫學院評鑑委員會於2006年1月日評鑑中心成立之際,正式脫離國家衛生研究院而併入該評鑑中心,成為一獨立之醫學教育評鑑專責機構。